国泰君安证券进一步表示,短期人民币汇率只是在“补跌”,持续下行的动力并不充分。首先,从外部看,加息对美元的推动作用是有边界的,即不太可能超过首次加息的影响程度,也就是说,美元目前很可能已经进入了“最后的拉升”阶段。从内部看,汇率仍将获得央行超额货币投放有所减少、10月售汇需求将季节性走弱、外债集中偿付走向尾声、贸易顺差的支撑仍然较强、房地产泡沫阶段性受到打压等一系列支撑。“总体上,我们倾向于认为,贬值压力一次性释放后,汇率将逐渐自行企稳,本轮贬值不太可能突破6.8。”记者 王姣【详细】
《卫报》称,瑞典文学院已经放弃联络鲍勃·迪伦了,“现在我们无所事事,我给他的合作伙伴打电话发邮件,收到的回复非常友好,这已经足够了,”瑞典文学院永久秘书Sara Danius周一在瑞典国家电台SR中说,“但是我一点也不担心,我觉得他会出现的,如果他不想来,他就不会来,但那将是为他设立的伟大庆典。”【详细】